歌曲中的故事-牽絲戲

歌曲中的故事:牽絲戲

知道故事後,聽歌會有更深的感覺。
以下是我改寫的半文言故事。(原文是以古文的方式說事)

背景故事:牽絲戲 (原曲的作詞者 Vagary)

我年輕時能視鬼,曾於雪夜野寺碰到一提傀儡(木偶)的老翁,白髮襤褸,唯持一木偶製作極精,宛如嬌女(美嬌娘),眼上繪著珠淚,沾滿睫毛,惹人見憐。

那時雲彤(紅雲)雪狂,二人比肩(並坐)向火,翁自述曰:年輕時喜好觀看牽絲戲,沈溺於盤鈴(註一: 樂器名)傀儡之技,長大後,對它的喜好更加堅定,遂以此為業,以物象人(以物來扮演人)自得其樂。奈何漂泊終生,居無定所,行無伴侶,陪伴我的只有一個傀儡木偶。

老翁邊說邊流淚,我好言安慰他,請他演奏盤鈴樂,作牽絲傀儡戲,於是老翁演劇於三尺紅綿(傀儡線長三尺)之上,度曲咿嚶(吟唱戲曲之聲),木偶顧盼神飛(左顧右盼、神采飛揚),雖然面妝畫的是悲容,但看起來郤是婉媚絕倫。

曲終,翁抱持木偶,臉上稍有歡容,但俄頃(一下子)恨怒,曰:「平生落魄,皆傀儡誤我。天寒,冬衣難置,一貧至此,不如燒了吧。」於是怒投木偶入火。我來不及阻止,跺腳嘆惜。忽見火中木偶婉轉而起,肅拜(註二)揖別,姿態像活生生的人,繪面淚痕清晰,一笑迸散,沒於篝焰(火焰)。

火至天明方熄。翁頓悟,掩面嚎啕大哭,曰:「暖矣,孤矣。」(雖然身體暖和了,但我孤單了)

作曲:銀臨 編/混:灰原窮 作詞:Vagary 演唱:銀臨、Aki阿杰

備註

註一: 盤鈴-演傀儡戲時,打鈴作節拍的樂器。

註二: 肅拜 女子古禮,兩膝齊跪,跪時兩手交握於膝前的地上,彎腰但不低頭(因為古代女子頭上有髮飾,低頭會亂了髮型或掉了髮簪,所以不低頭拜)。軍人著盔甲時也只行肅拜之禮,因為頭盔太重,低頭不方便。

~ 文白翻譯 by Larry Chang ~

作曲:銀臨 編/混:灰原窮 作詞:Vagary 演唱:銀臨、Aki阿杰

一起來欣賞

FB訪客留言

comments

留言